half-life


自從上次掏心掏肺講出心中許多軟弱跟傷痛的日子已經有段時間了

這段時間我又把這些事情默默地搬移到心中的儲藏室

心事好比核電廠核反應後的核廢料,具有危害生物之性質
還好,這些反應完的元素所釋出的放射線,是會隨著時間而削弱、減半

甚至堆到最後,最深層的元素已經反應完結,沒辦法再釋出一點放射線

漸漸就被淡忘在那裏

經歷越多,儲藏室開的也越多

有時候做出一些在儲藏室外灌入大量混擬土的動作,只是想遮蔽掉剛剛搬進去元素所釋出的放射線

但在混擬土還沒完全乾固堅硬前,偶爾透過混擬土中氣泡所釋出的放射線,仍具有傷害的能力

會向著自己心中的核災應變機關嘲笑幾句,短期內雖然只是掩蓋這些元素,以為只是逃脫的藉口

結果卻證實,是真的能夠讓人忘記他曾經被堆放在那裏

想打開以前的儲藏室,卻發現裡面空無一物…
這樣也好,為甚麼要打開曾經想封存的事物呢?

Leave a comment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