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會知道


午夜時分

我終於撕開放在電腦桌前面將近一個半月的餅乾

對我來說,這塊餅乾對我來講有個象徵的意義,一開始並沒有,但後來卻漸漸…

而我也只有這麼一塊
 
兩口

再喝下幾口白開水

嘴巴殘留著肉桂的味道

我知道

又做錯了幾件事情-

Leave a comment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