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ce

從前很嚮往房間搞得跟工作室一樣的那些大人們

還下定目標決定搞得跟它們一樣誇張

 

神不知鬼不覺的我也將我的房間也弄得跟工作室一樣,我很喜歡

 

被這些機器包圍的感覺給我滿滿的安全感

是阿,我真的很缺安全感

 

 

每次出遠門回到家裡,回到自己的房間時

這些機器們好像就是我的家人

 

只可惜它們沒有感情,沒有靈魂,真的好可惜

 

 

上了大學,開始有了保存檔案的習慣

 

以前只資料量小的時候,會先過濾一些不重要的檔案跟照片,刪除後

存留下來的資料就燒成光碟片

 

這幾天在整理這些光碟,看著以前所做的備份資料

就跟看照片一樣,可以勾起不少那時候的回憶

 

何時我變得與機械還有電腦如此親近呢?,雖說如此,我仍然有在維持與人的互動

 

常常看到新聞報說宅男宅女的,其實已經對這些名詞無感了

 

 

自己知道自己在做甚麼,有沒有意義,對這個社會有沒有貢獻,這樣就好了

 

 

看了不少以資訊為伍的”長輩”,在草創或者年輕時期,剛起步之餘,人際關係似乎很少有處理的得宜妥當的

 

我盡力維持人跟機器之間相處的平衡點

我懂在怎麼樣,我所面對的機器並沒有靈魂

我曾經想賦予它靈魂,這是許多人想嘗試過的行為

 

但我們都不是神,終究沒辦法辦到

 

 

 

大學後,所有的資訊無論是大是小,我都留下來了

照片無論是模糊的,或者曝光有問題的,我也都留了一份起來

 

瞬間才有可能得到的東西,突然對我變得很重要

就算現時看似無用或者失敗的資料

 

我都儘可能的備份,把他們放在安全的地方

 

文獻以前也是看過覺得沒用的就扔了,現在也是堆了一堆起來

每一次學校的報告、比賽、甚至連申請獎金的表格,還有打得很好的網路文章、精湛富有感情文筆的網誌

 

還做了不少版本控制,一份報告就有好幾分不同版本的副本

 

 

或許就只是期望未來,

我還會靠這著些資料,拼湊出曾經吧

Leave a comment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