敏銳

我一天的結束總是在午夜時分,

 

大概夜深人靜就是這樣吧,夜晚總是能聽到許多聲音

 

無論是真實世界的聲音

從最靠近的就是電腦風扇從早晨陪伴我運轉的中頻風切聲

日光燈管因為長期使用的關係,高壓電極激發出電子吱吱的聲音

 

到偶爾外面幾台摩托車呼嘯而過,也有緩慢拖著老舊引擎吵雜的經過

或者偶爾來幾台改裝的汽車在幾條馬路外狂嘯而過

 

這些聲音在白日總是會被大腦選擇性的遺漏排除掉。

 

 

看來有些連我自己害怕的事情總是週期性的到來,

這幾天在聚精會神地做自己該做的事情,好像又回到以前的狀態

但沒有100%回復,就…算是84%有吧

 

剩下來的16%呢,不得不說,我不捨得那16%被我的工作狂慾完全的佔滿

 

 

今天Ruby去找了一個聽起來蠻厲害的人聊了好久,真是好久

她告訴說好不能跟其他人講,包括我

 

 

其實我很開心至少有知道這件事情,好讓我在深夜這麼敏銳思考的時間能夠變成90%心中各種猜思考著到底是什麼事情可以需要保守這麼密…

 

 

想,也只是白想

 

每次我在對任何人事物進行腦中各種可能的沙盤推演時,就讓我思考我到底何時開始有這種習慣

 

不意外的當然又歸咎到家庭教育上,總是告誡我要為每一件事情未雨綢繆…想好進退的路

殊不知我總愛把這些訓言當作自己人生必須達到的目標。

 

這樣子的緣故漸漸讓我連思考都不得不嚴謹

 

好事,也是壞事…

 

 

太多的極端,我現在力挽狂瀾的想要在我的大腦的每條神經,拉住,擋住…

 

否則最後的結果,往往是我那沙盤推演推到最糟糕的那一條路上走

甚至…還是自己驅使自己走。

 

 

Leave a comment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